首页 社会 《红楼梦》阅读札记(九)

《红楼梦》阅读札记(九)

来源:爱乐趣生活 时间:2021年10月12日 18:07

原标题:《红楼梦》阅读札记(九)

1/18/1981

H81-124 呆宝玉为姐说情遭耍笑 卫道人明知不妥守成规

迎春婚姻的不幸在宝玉心里引起了很伤感的影响。从“沁芳亭,但见萧疏景象,人去房空。又来到蘅鞠院,更是香草依然,门窗掩闭。”到“转过藕香榭来,”情景在宝玉的心里都是悲凉的感觉。迎春的不幸,宝玉按耐不住自己的情感,跑到王夫人处去说情,还提出了他的想法,就是以老太太的名义,把迎春接回家来住,而不让孙绍祖接去。在这王夫人看来,真真是痴话了。但在宝玉性格出发,确是很自然的了。

在迎春的婚礼上,作者对王夫人和贾政作了描写,写了他们俩在这件事上的态度。王夫人认为:嫁出去的女儿“也只好看他自己的命运,碰到好就好,碰的不好也就没法儿。你难道没听见人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是中国封建社会的一个传统观念,作者在这部文学巨著里,通过迎春的形象与遭遇,作了形象的说明。

在迎春婚事上,贾政原也是不同意的,但是,由贾赦作主,他“弟为兄意”,也不作力争。听到王夫人说了迎春的苦情后,他认为“不过迎春丫头受委屈罢了。”就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便是迎春一个人的价值在贾政眼里的份量。

迎春的婚事,是作者对封建社会的婚姻制度的控诉,作者写出了这是吃人的制度。而这制度的存在,却与贾政等封建卫道士有关。他们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也就不会有宝玉的那种思想感情。

1/19/1981

H82-125 私塾声名狼藉因方法 忧郁成病多思梦缠身

提起私塾,人们就想到那冥顽不化的老学究,僵化人脑的八股文。我认为,这要一分为二的看问题。正如我们对待古代文化遗产的态度一样。如果一味地认为古私塾、八股文不好,那从私塾出来的中国古代一大批文学家作何解释呢?问题是在私塾中如何不为束缚而冲出来。因为古代古板的教育有一个好的地方,就是对些古典名篇是要求死背出来的。在背的时候,可能没有深刻的理解。但事后,文学修养提高以后,就会受益无穷的了。现在尚在人世的一些老先生们也都是这样认为的,有些极有用处的东西,却是私塾里学的,尤其是在古文上。

在念书问题上,宝玉的反抗是对的。但仔细想来,有些地方倒也有偏颇了。黛玉说,

“……内中也有近情近理的,也是清微淡远的。那时候虽不大懂,也觉得好,不可一概抹倒。”

我认为,这话是比较客观的。其实宝玉虽然反对上私塾念书,可他所知晓的一些东西,倒是前人的。当然,拿贾政来劝宝玉读书,目的就不一样了。他认为“生儿若不济事,关系非浅。”他是要宝玉攻八股,走仕途,以光宗耀祖的。

作为宝玉来讲,他是最恨念四书的。到学校去一天,好象三秋一样。一放学,赶到潇湘馆去,“刚进门口,便拍着手笑道:‘我依旧回来了。’”高兴之状可见。这又转到另一方面,就是私塾确是束缚人的,若此例,那不利之处要占在一大半了。

人们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作者在本书里也很好地运用了这个细节。黛玉容易睡迷糊过去,便做了一个恶梦。梦中几件事:父亲升任湖北粮道,把她许给继母的亲戚,她不愿去,求助于邢、王两位夫人、贾母都没用。宝玉剖心以示爱情,终于吓醒。我认为分析此梦是很有必要的。个中奥妙值得玩味。黛玉幼年丧母,后丧父,平常时,她见到别人家有父有母的,家人团聚,她便有感于自己身世飘零而潸然泪下。思父母之心,必急切的。而梦中却见到的是自己父亲升官后聚继母,这是对黛玉平日里思父母之心的一个反讽刺,含义极深。果然是如此,而有父母而不谙事理的例子也有呀,如迎春误嫁孙绍祖,不就是这样吗?而黛玉求助于邢、王两位夫人无所得,则是暗示给黛玉:到了关键时刻,她们是不会为她出面讲话的,这就告诉了黛玉,她不用想会得到她们在婚事上的支持了。可是,她在贾府里唯一的靠山贾母又是怎样呢?贾母对她漠不关心,认为与已无关,甚至认为黛玉的求情怪闹人的。尤其是黛玉叫出了这样的话:“老太太!你向来最是慈悲的,又最疼我的,到了紧要的时候儿,怎么全不管?”这其实是黛玉的谶语了。事实上,在宝玉婚事上,贾母果然是不管的了。这也是人情之薄。而唯一与众持不同态度的是宝玉,他是掏出了自己的心来给她看的。虽然是血淋淋的,但毕竟只有他是同黛玉一个心思儿的。而后来情节的发展下去,也证明了这个梦是合情合理的。

1/20/1981

H83-126 信息传播两处相应 心病虽同思虑不一

前回已经说了黛玉得病,病已沉重。这回又写了她有心病后的心理状态。窗外老婆子骂外孙女的话,已会使得她“两眼反插上去。”“肝肠崩裂,哭的过去了。”当她静下心来时,又是另一番感觉:

觉得园里头平日只见寂寞,如今躺在床上,偏听得风声,虫鸣声,鸟语声,人走的脚步声,又象远远的孩子们的啼哭声,一阵一阵的聒噪的烦躁起来,……

这是心理描写的一种反衬法,确实,存在这种心理状态:想静静不下来。实在是辩证的。

作者,这里有意用了双“玉”同时得病,且做同一梦,这在过去,是迷信的说法。然在科学发展的今天,却是大有研究的了。所谓信息传递就是这个意思。因此,由此得出见解,现在的科学新成果,在古时候,往往还认为是迷信呢。而今日我们写小说,难道就不能适当地运用一些想象(尽管在今日的人看来似乎怪诞),以给人们以新的发明提供线索?当然这是要作认真研究的,而不信口提出的。

另外,宝玉与黛玉虽然两颗心同时跳动,但处境不同,地位不同,所以,两人相思的角度也不同。黛玉老是从自己无父母角度出发。试想,一个寄人篱下的人,能不为自己将来多想么?然而又不敢太乐观。宝玉虽有心,也有地位,但他毕竟上有贾政及贾母,他并不是一个真正能独立的人。故他的苦恼便在这一角度出发。

H83-127 外面架子有人议论 内里空虚肚中明白

贾府入的少,出的多,家道日落。作者不是用空洞的说教,而是用一个又一个的情节来反复述说,使读者脑中的印记一层层的增加。这是长篇小说的一个写作手法,而短篇小说却没法多次重复写的,只有择取一二桩有典型性的事例而已。

黛玉生病,紫鹃托周瑞家的来向凤姐“支用一两个月的月钱。”这本是很简单的事,况且黛玉又是贾母喜欢的人。可凤姐听讯后,“低了半日头,”才决定自己送几两银子。这一犹豫,支吾,马上给人以凤姐在此事上有“心病”。接着她提出的理由是“一个人开了例,要是都支起来,那如何使得呢?”接着又提醒周瑞家的,“别提这月钱的话。”作者用这样重的笔触写凤姐在月规钱上的犹豫,事实上是再一次给读者在脑子里牵紧一根线,以便后来结局时能有个前因的交待。

作者再一次通过外人的眼来看贾府,认为贾府是如何如何的有钱。但又给了一句歌谣:

“宁国府、荣国府,金银财宝如粪土。吃不穷,穿不穷,算来总是一场空。”

凤姐听了这话,倒是认真地讲:“这些话倒不是可笑,倒是可怕的!咱们一日难似一日,外面还是这么讲究。”凤姐是掌握着贾府财政大权的人,因此,她会讲出“可怕”的惊叹,不是没有道理的。之所以她利用月规钱,在外放高利贷,自己多多的攒私房钱,以防退路。所以,贾府架子虽然没有倒下来,可里面却是空的了。而谁也不愿意去捅开这层纸幕,只是大家混日子,而凤姐是个明白人,才会有留后路的想法与做法。

1/21/1981

H84-128 封建首领三言两语 宝玉悲剧应从此起

由贾母点头,宝玉的婚事终于上了贾府首领们的“议事日程”上来了。贾政也认为“宝玉说亲,却也是年纪了,并且老太太常说起。”清客们给他提亲的张大老爷虽有独女,然要招女婿的。贾母得知,马上表态“这张家的亲事是作不得的。”

贾母眼里的黛玉是怎样的呢?

“林丫头那孩子倒罢了,只是心重些,所以身子就不大很结实了。要赌灵怪儿,也和宝丫头不差什么;要赌宽厚待人里头,却不济他宝姐姐有担待、有尽让了。”

这是宝钗胜黛玉一筹之处,即宝钗会与人周旋,随合。第二个原因是,薛家人有钱,从薛家几次助贾府的药上。如凤姐的巧姐儿病中风,要用真牛黄,王夫人自然想到向薛家求助。虽然贾母嘴上也说择亲上“也别论远近亲戚,什么穷啊富的,只要深知那姑娘的脾性儿好、模样儿周正的,就好。”如果贾母不食言的话,黛玉是完全符合条件的了。但这只是嘴上冠冕堂皇而已。

结果是,贾母、邢、王夫人、凤姐在一起时,定下了宝玉的婚姻大事。由凤姐提头,“现放着天配的姻缘,何用别处去找?”“一个‘宝玉’,一个‘金锁’,……”老太太一听,也忙自认“背晦”了,欣然之情溢于言表。作者这里虽只用了较少的笔墨,却凝聚了极浓的笔力,为日后宝、黛悲剧埋下了一根极为重要的伏线。

1/22/1981

H85-129 升郎中贾政又发迹 看新戏黛玉似嫦娥

贾政由于外出巡学工作的勤勉,受到同行的吴巡抚的好评,在向皇上汇报时,美言了几句。再加上又是皇舅,所以,有个工部郎中缺,便马上落到了他的头上。我认为,在那时的封建官僚阶层里,有的是贪官污吏,也有清官,也有外表冠冕而内在肮脏的。贾政,则算不得清官,但至少也有封建信条的一些公德观。与他一起的北静王等人也是此类型的人。因此,贾政的升任离不开他人的捧场。而且,这是很重要的一点。我想,在贾府家道中落时,让贾政升官来个反复,也是有必要的。这更可衬托出世态炎凉,和贾府衰落无可挽回。

在给贾政升任而请来演的戏里,有一出叫做《蕊珠记》,作者特地录出“冥升”一段大意,是有用意的。其概略云:

小旦扮的是嫦娥,前因堕落人寰,几乎给人为配,幸亏观音点化,他就未嫁而逝。此时升引月宫。不听见曲里头唱的,“人间只道风情好,那知道秋月春花容易抛?几乎不把广寒宫忘却了!”

这段提要,很象是黛玉的遭遇。而作者这时引用出来,目的也在于让读者由此产生联想,在读者脑海里先留下一个嫦娥的影子,在后来黛玉结局中,人们可以由此联想到相似之处,这也是一种衬托法吧。尤其是“未嫁而逝”真正是黛玉结局的写照。在这几回开始,黛玉虽不常正面描写,但作者有意识地常常提到她了,也是为了她的结局作点铺垫。

H86-130 受贿赂县官乱审案 多花费人命不值钱

薛蟠出于他世家公子的地位和娇生惯养的性子,在吃酒时,又把酒堂倌张三打死,被送进了监狱。这时,因为不是在东京,那审案县官与薛家又不相识,这下子,薛蟠的遭遇似乎要艰苦些了。但是,薛家还是费尽心机,花了大量的钱财,果然使薛蟠一反死罪。作品在这里写了几个人物,知县、吴良、张妻、薛家二兄弟及薛母。这些人物在钱的纽带下,终于配合默契,很轻易地把案子反了过来。这里,薛蟠的性格也得到了进一步的显现。起先,他被押时,对息打张三是供认不讳的。而第二次上堂时,薛蟠便改口是失手而非有意打人了。那么,上次的口供怎么办呢?薛蟠很轻易地改口道:“前日尸场上,怕太老爷要打,所以说是拿碗砸他的。只求太老爷开恩!”这是明眼人一看便知是慌话托辞,可知县因为得了钱,便假意喝道:“好个糊涂东西!”这话很有性格化。因为讲他是糊涂东西,那么上次的口供便是“糊涂”时所说的“糊涂话”了。于是,便又问现场验尸记录。而由于薛家用钱银打通了上下,结果下面的人等也都为薛家开脱罪责了。那县官明知“书吏改轻,也不驳诘,胡乱便叫画供。”真正是上下串通一气,贪脏枉法。对张氏的哭喊“青天老爷!”,结果得到的便是“知县叫众衙役:‘撵他出去!’”贪脏枉法竟成了冠冕堂皇的了。连做了这件事的薛蝌也说知县绚情定了误伤,使薛姨妈悬着的心算是放了下来。

H86-131 谈琴论趣高难同赏 求知音愚顽欲启蒙

琴,这样东西,是有禁忌的。在古时代的制度下,原来是用于调理自身、涵养性情的,抑制淫荡的杂念,去掉奢侈的生活作风。如果要抚琴调理,必须选择安静的的小室名屋,或者在楼阁之上,在山林巨石里,或是在山顶上,或是在水岸边上。并且还要等到那天清朗大地安静的时候,风清月明,焚柱香静坐下,心里不想别的,呼吸平和,才能够得到神灵的境地,得到道学的奥秘。所以,古人说过“知音难遇”。若果没有知音,宁可单独对着那清风明月,苍劲松柏与嶙峋怪石,野山大猿,林中老鹤,抚弄弹奏一番,以寄托自己的心情趣意,这样才不会辜负这把琴。另外还有一层意思,要指法好,争取得到好的的音。如果必须抚琴,先必须衣冠齐整,或鹤毛大衣,或深色衣衫,要象古代人的外貌像样,那样才能称是圣人的器具。然后洗手,烧香,这才将身子坐在凳上,把琴放在案几上,坐在指定的地方,对着自己的当心口,两只手从从容容地抬起来,这样才能心身都纯正。还要明白轻重快慢,挥洒自若,姿势态度才能都好。

以上是黛玉对宝玉所讲琴论的大概意思。这样的琴论是对音乐地位的一种崇敬心理,亦可窥见音乐古来倒是高档的艺术享受。而黛玉所言:“知音能遇”,似乎又是对自己遭遇的一种忧伤,尤其是宝玉不识琴理,也有伤姑娘的心。虽然宝玉表示要学琴理。

1/23/1981

H87-132 感家境遇磨难宝钗传书 念身世多凄冷黛玉抚琴

宝钗有些日子没到大观园里来了,黛玉不解何意。但有一点是明白的,就是其家嫂子耍泼、兄弟被捕。作为封建女子,当为家世所悲愁。她一洒悲伤泪水也是很正常的了。我认为,同样一件事,人们可以从各个不同的角度来看。从平民角度,薛蟠有了人命案子,理应下法。但从宝钗这个特定的人身上,她唯一能作出的选择也只能是想方设法为其兄开脱。作者这里没有着出第三者认为应如何如何,而是由作品中的人物——宝钗来表现出她的态度。如果说,作者在这里使用了同情的笔调,我认为也无什么不可以。因为,宝钗对其兄是有感情的呀。而读者,只有看书时自己要有立场,从宝钗“这一个”身上发现作者所暗示的含义。

黛玉收到宝钗的信,对宝钗对她的同情心感到感激。这时,两人的心,确实是靠得比较近的。黛玉看到宝玉几年前送的帕上自己的题诗,不由得百感交集,又操起琴业,弹奏出心底的悲声:“望故乡兮何处?倚栏杆兮涕沾襟。”写出她倚栏望故乡,茫茫秋思无法束收的心情。又如“耽耽不寐兮银河渺茫,罗衫层风兮风露凉。”写出了她经常性的夜不能寐,望夜空星河茫茫且又遥远,而人又弱不禁风,真写出了她伫立夜风思故乡时的场景、心情。结果,终因悲不胜支,“蹦”断了琴弦。

作者写黛玉抚琴是运用了侧面烘托的手法,很好。确实琴声所包含的意味从此才能写出。如直写面对黛玉抚琴则无味了。

H88-133 求油水贾芸惯走后门 人之情小红爱心芽萌

贾班做了工部侍郎后,自然为一大帮人开了后门。这里,贾芸也想到了这一步棋。“也要插手弄一点事儿。”可是,他够不上同贾政说话的份儿,只好又来找凤姐,由这条路走上去。同以往一样,弄了一些“时新绣货”来找凤姐。结果被凤姐打发回去了。不由得在心里想到,“人说二奶奶利害,果然利害。一点儿都不漏缝,真正斩钉截铁!怪不得没有后世。……白闹了这么一天。”对于贾芸开后门的行径,尤其是同凤姐求情的口气,真是令人作呕。但这在那个时代,却是正大光明的事了。可叹的是,这种现象,在今日的中国还没有清除,真正令人感到可惜可叹。因为在我们今日的社会里,有的人走后门比贾芸还要厉害得多呢。

另外,在写贾芸到凤姐那儿走后门的当口,又写了小红同贾芸的暧昧关系。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俩还只是心有所感,心有相慕而已。但小红在心里是有贾芸的影子的。

看了这些文字,我在考虑一个问题。就是主子同丫环之间是否存在着真正的爱情,这种爱情是否有坚实的基础,这种基础是否得久?因为,在看了不少的文学作品后,似乎老是看到主子同丫环奴役而热衷同居,终则抛弃不顾。这倒也似乎成了一个规律了。是不是在某些特定的人中间,有一种违反常理的现象,或是人的本性的胜利呢?这一点,还有待于自己今后继续学习与研究。因为,要写出人物的丰富性和真实性,有许多课题是新的,需要去探求,而是草率地马上下结论。

H89-134 见裘衣思念亡晴雯 拈高香忧伤活宝玉

在学堂里,贾代儒讲了句天气转冷,焙茗给宝玉添衣服,竟是晴雯补过的那件孔雀裘。见物触情,宝玉人竟又呆呆的了。告了一天的假,人也懒怠动了,弄间净室,作辞以悼念晴雯。

晴雯虽然只是一个丫头,但她同宝玉之间是有感情的。尤其是在晴雯临亡之前的一番话,是深深地把动了宝玉心灵的。况且宝玉本是一个“多情种”,把晴雯是牢记在心上了。故有此见物怀念之状。那件孔雀裘也是不肯穿。焙茗劝了以后,穿上了,又不肯脱,到了家“便和衣躺在坑上。”还是袭人得知宝玉的怪诞的行为,说了一句“倒也不但是娇嫩物儿,你瞧瞧那上头的针线,也不该这么糟蹋他呀。”这话真是灵验,宝玉马上心灵上产生了反应。这句合情合理的话,令宝玉听后,马上同意脱下,并说,“我也总这穿他了!”这是他爱惜亲友遗物的心情,并且自己动手包好放起来。

宝玉焚香,写祝词,也无非是表示自己怀念之意。从祝词中可以看出,宝玉是怀着无限悲痛之情的。但是,他为什么就不从晴雯为什么会死,这个上面去思考一下呢?“谁料风波平地起,顿教向躯命即时休”。虽然定玉也认识到这风波是造成晴雯亡故的原因,但他却不敢往深一层次去想,是王夫人掀起的这场风波。尤其是在晴雯被赶出大观园后,宝玉自己去探望时,还是偷偷的呢,何能谈及为晴雯开脱遭遇呢?

H89-135 杯弓蛇影假事苦黛玉 悄语惊心方知白绝食

作者在宝玉、宝钗成婚事前,用笔墨写了黛玉的一场误会。我认为是有必要的。这可以见出黛玉为爱情而死生的性格与意念(这在今天是可以明白道来的了)。而黛玉的白折腾,作者却是巧妙地借用了雪雁听侍书所传而写来,这也是写作上的一种方法。我觉得本书中,作者有好多地方都采用了侧面烘托,而不是正面展开的办法 ,值得借鉴。

雪雁听到侍书说起,贾府执政者们要为宝玉选外面某人家女儿为媳,虽是悄悄话,但被黛玉听见后,不蒂一声闷雷。“如同将身撂在大海里一般。”千思万想的结果,就是早些死了的干净。采用了绝食的办法,果然离冥府近了。

这里,作者把住了一条线索,就是黛玉的心病。紫鹃和雪雁心里是有数的,但不敢上告,怕的是连累到自己。而黛玉更是不愿讲的了。似乎是将错就错地拖下去。而外人不明真相,虽以为黛玉是素来身体不好而已。另外,作者仍抓住悄悄话这个细节,使黛玉活转过来,也运用得较好。因为黛玉连气都不匀了,侍书来看雪雁,才敢在黛玉床前议论上次事没成功,而贾母要“亲上作亲的,凭谁来说亲,横竖不中用。”这在黛玉看来,却是有了一个真正的幻影来支持自己好起来。“自然不似先前寻死之意了。”于是,渐渐的回到阳世上来。我体味到,这里悄悄话是一个很好的道具,通过它,写出了黛玉白白经受的一场磨难,又是真磨难前的一个小波浪。

H90-136 宝玉婚事终决定 凤姐责人休漏风

由于黛玉这次病的奇怪,好的也奇怪,在贾府里自然有些议论产生,也此起了贾府执政者们的重视。她们认为,宝玉和黛玉虽是从小青梅竹马过来的,但是现在人都大了,就得“男女授受不亲。”贾母认为,“他们若尽着搁在一块儿,毕竟不成体统。”她们想把这一对儿拆开来,但是明里把一个人调出大观园似乎太露骨。因此,唯一的办法就是将他们通过婚姻分开去。王夫人也认为“老太太想,倒是赶着把他们的事办办也罢了。”

在选择儿媳妇的要求上,贾母提出了看法:

“林丫头的乖僻,虽也是他的好处,我的心里不把林丫头配他,也是为这点子;况且林丫头这样虚弱,恐不是有寿的。只有宝丫头最妥。”

这就是“金科玉律”,定了宝玉今后婚姻的对象了。而其他人自然是附合着的。王夫人还提出在给宝玉取娶亲后,要给黛玉寻个人家。“倘或真与宝玉有些私心,若知道宝玉定下宝丫头,那倒不成事了。”这说明,王夫人是有意要拆散宝、黛的关系的。由此可见,宝、黛的自由恋爱是得不到封建家长们的承认的。也是他们悲剧生成的根本原因。为了不让黛玉知道,凤姐积极出谋划策,吩咐众人“宝二爷定亲的话,不许混吵嚷;若有多嘴的,堤防着他的皮!”连贾母也意识到这一点的重要性,让凤姐少管园子里的事,单把这一件事情给做好,真是“‘神圣同盟”了。

责任编辑:

相关知识

《红楼梦》阅读札记(九)
如何阅读《红楼梦》
红楼梦小说全集,电子书阅读地址。
以《红楼梦》挑战我们的阅读经验
刘世德:《红楼梦甲戌本研究》后记
阅读《红楼梦》的必备前行功课
江南水乡创作札记
一份来自故乡的文化寻根与乡愁行吟——《八屋塆》阅读研讨会札记
俗语“少不读水浒,老不看三国”,下半句才是经典,却十人九不知
“《红楼梦》的研究永无止境”

网址: 《红楼梦》阅读札记(九) http://www.ilqsh.com/newsview348776.html

所属分类:生活时尚

推荐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