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风雨飘摇中的山西古建 亟待关注与保护 | 知书No.129

风雨飘摇中的山西古建 亟待关注与保护 | 知书No.129

来源:爱乐趣生活 时间:2021年10月13日 17:02

原标题:风雨飘摇中的山西古建 亟待关注与保护 | 知书No.129

10月2日晚上开始,晋中和周围的几个城市下了一场司空见惯的雨,但并不常见的是,4天过去了,这场雨还没停,且越下越大。

当时人们还不知道长达4天的降水会造成会什么可怕的后果,直到10月5日的上午,平遥古城突然发生了坍塌。

古城中的84号内墙在暴雨的冲刷下发生局部坍塌,坍塌长度达到25米,古城周围还有约300间民居也出现局部坍塌。

截至10月10日中午,受暴雨影响,山西共有1763处不可移动文物不同程度地出现了漏雨、墙体开裂坍塌等,9座博物馆纪念馆出现小面积漏雨、部分构件损坏等情况。已知受灾的国家级保护古建筑就有晋祠、天龙山石窟和运城盐池禁墙等。

其中,晋祠是中国现存最早的皇家祭祀园林,历史沿革可追溯至西周;天龙山包含了东魏、北齐、隋、唐时开凿的石窟,其中保存的佛教造像多达1500余尊;盐池禁墙则为明朝成化年间所建。

也许大家对这三个古建筑并不熟悉,因为山西省内的古建实在太多了,仅官方记录的就有3万多座。山西因而得了个别称,叫做“中国古代建筑博物馆”。

山西是文物大省,不可移动文物在册登记数量约53875处。特殊之处在于,山西有相当多的文物是暴露于室外环境的古建筑,赫赫有名的“四大唐构”都在山西,素有“地下看陕西,地上看山西”之说。相比地下、室内文物,这些不可移动的古建筑,更易受到暴雨等气象灾害的冲击。

1.

山西古建:唐风宋雨

那是在1932 年,日本占领东三省后,日本学者断言:“中国没有唐代古建筑。”直到现在,也有不少人秉持着类似的观点,认为要看唐代建筑还得去看日本的“二次传播”作品。

当时,梁思成和林徽因闻言非常愤怒,林徽因说:“我就要去找出来,省得他们目中无人以为中国好欺侮。”

于是,就有了梁氏伉俪开启的中国古建筑研究之旅。

在第四次入晋的考察中,梁思成与林徽因撞大运般地发现了佛光寺。当时,他们一行人一见到这座大殿,就发现其斗栱雄大、广檐翼出,全部庞大豪迈之象,并根据它的外观特征推断出这是唐末五代时期的建筑。

但这种推断的主要依据还停留在学者们田野调查的经验和文献资料的支撑,确凿的证据还需要进一步查找。

人类历史中最耀目的瞬间似乎总是那些灵光乍现。

略有远视的林徽因发现大殿的梁底下似乎有字。于是大家赶紧搭起脚手架,然后用布擦去梁底下的千年尘垢,终于看到了梁下题记。

将题记与殿前经幢上的碑文互相印对,最后发现大殿建于唐大中十一年,也就是公元857年。这是一座纯正的唐代木结构寺庙。

因为佛光寺,梁思成曾经这样评价山西,“中国的最后一点点大唐余味”就在这里。

也因为佛光寺,山西,在古建爱好者的眼中成了一块神奇的圣地:

现存于世的中国木结构古建代表作绝大多数在山西;国内仅存的四座唐代木构和四座五代木构中的三座在山西;辽、宋、金、元各朝代的建筑精华在山西,元代之前的木建筑山西占全国总量的七成。

百年之后,有一位执着的古建筑爱好者,也像梁氏夫妇一般,用双腿丈量着山西,用手和笔描绘着古建的形式,一个县一个县地爬梳了散落在乡间的这些古建存留。

山西海量的古建遗存,其价值除了鲜见的作为建筑的艺术和历史价值外,更有它所承载的中华数千年文明传承的记忆。

而在这段记忆里,最久远、留存物质和精神要数唐宋年间的神佛,沧海桑田,狂风暴雨,也只是在它们的目光中静静走过。

千百年来,山西古建里释迦牟尼与他的弟子们,玉皇庙里玉皇大帝和他的各位神将,不动声色地征服了众多的香客、艺术家和普通人,给后人留下了太多思考和想象的空间。

2.

建筑之美与人心之美

古建的确实实在在地留存了下来,但它身上的美和故事却属于已经逝去的年代。总有人说,古建的美太难欣赏,那些隐藏于建筑背后的艺术和历史价值,我看不懂。

其实,欣赏古建有时候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讲师王南总结,中国古建的美学密码就是方圆比例。

正如西方古建中普遍存在的黄金比例,同样擅长标准化、模数化设计,建造房子那么神速的中国古代匠人,他们也有对美的比例的追求。

中国古建的集大成之作《营造法式》的第一张插图叫做“圆方方圆图”,图案就是一个圆套方和一个方套圆。

说来简单,其实就是1:√2。

以佛光寺大殿为例,不论是从大殿的正面来看,还是从佛像与大殿的配比来看,他们就像帕提农神庙一样,佛光寺身上从整体到局部甚至到内部塑像,都在反复地使用方圆之间的比例。

而如果我们将应县木塔和佛光寺放在一起看, 可能会吓一跳。

原来应县木塔的高宽比和佛光寺正好是旋转了90度。如果转个90度,塔变成殿了,殿变成塔了。

苏轼曾说“横看成岭侧成峰”,我们这里可以改一改,变成横看成殿竖成塔。

这就是中国匠人的智慧,也是中国古建之美。

难怪梁思成在见到应县木塔时脱口而出:“这塔真是个独一无二的伟大作品。”

据后人回忆,梁思成为了尽可能精准地进行测量,曾握着双足悬空攀爬塔顶附近的铁链。在几乎没有安全措施的情况下,他和学生们爬到了全世界最古老的年久失修的木塔顶,在距离地面67米的高度测量塔刹。

回头再看梁氏夫妇当初开启古建考察的初心很朴素,不想让其他国家认为中国可以任人欺侮。

有时候,人们保护文物的愿望就是如此简单。

在山西曲沃县,有一座万历年间的牌楼。2002年,县里要修路,而这个牌楼刚好挡在了工程规划图上。拆牌楼的提议,便提上了日程。

当时县里的文物局长听闻后,说:“它经过了多少风雨,外敌没把它炸了,战火没把它烧了,在咱们这一代人手里闹坏,咱们成啥了。”

先是文物局的人,到县里的职工,再到当地的企业,人们开始几十块、几百块的捐款,“认养”下了这座牌楼。

随后,“认养”古建活动得到了省文物局的重视,开始在全省推行。截止到2019年,山西已经认养了九十余处古建筑。

相比精巧的设计,和谐的比例,夺人耳目的宏大,一直没有放弃古建保护的人才更值得被看见,也更能唤起普遍的共鸣。

可惜的是,通过暴雨人们得以与山西古建结识。

古建蒙受的历史尘埃正在减少,然而它们依旧脆弱,依旧需要更多的人参与到行动中来。

国产游戏《黑悟空·神话》雕塑原型为山西晋城玉皇庙雕塑:东方青龙七宿·亢金龙

编辑、排版/杨悦 审校/姚涵之

责任编辑:

相关知识

风雨飘摇中的山西古建 亟待关注与保护 | 知书No.129
广西又一古建群走红,阅尽王城知桂林,素有民间小故宫之称
用钢笔画出古建之美
百余幅书法作品亮相千年古刹双塔寺 文化艺术“相遇”文物古建
山西首届野生动物保护宣传月活动启动
新基建加速智能产业升级 智慧保护让文物活起来
山西省委书记调研汾酒老作坊:展示汾酒文化,推动文旅融合发展
山西八旬老人创作2000余幅绘画作品 书写家乡故事
没想到在学校的声明中也能看到“受害者有罪”?| 知书 No.96
【关注进博会】转型山西 拥抱世界

网址: 风雨飘摇中的山西古建 亟待关注与保护 | 知书No.129 http://www.ilqsh.com/newsview348789.html

所属分类:生活时尚

推荐社会